<sub id="tx7br"><var id="tx7br"><ins id="tx7br"></ins></var></sub>

    <sub id="tx7br"></sub>
<address id="tx7br"><listing id="tx7br"></listing></address><address id="tx7br"></address>
    <form id="tx7br"></form>

<sub id="tx7br"><var id="tx7br"><ins id="tx7br"></ins></var></sub>

<form id="tx7br"><nobr id="tx7br"></nobr></form>

<address id="tx7br"><dfn id="tx7br"><mark id="tx7br"></mark></dfn></address><sub id="tx7br"><dfn id="tx7br"><mark id="tx7br"></mark></dfn></sub>

<address id="tx7br"><listing id="tx7br"></listing></address>
沈富可:高校信息化要在深度融合上進行艱苦探索
發布者: 陳梓康 更新日期: 2021-04-26 訪問次數: 10

  2020年新冠疫情期間,信息化在在線教學和管理服務等各個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在應對疫情過程中也折射出很多問題。2021年是教育信息化的“大年”,尤其是即將出臺的教育信息化“十四五”規劃將成為今后五年教育領域信息化建設的行動綱領。

  那么,目前教育信息化的短板是什么?未來如何發展?針對這些問題,本刊采訪了海南師范大學黨委委員兼信息網絡與數據中心主任沈富可,他表示,“教育信息化應該以教育為工作重心,但目前而言,信息化為教育帶來的影響和改變還不夠”,未來應放眼于“如何實現教育和信息化深度融合的目標要求”。

教育信息化應以教育為重心

  《中國教育網絡》:您認為,當前高校信息化建設中存在的問題和挑戰都有哪些?

  沈富可:高校信息化發展至今,雖然在系統、應用的建設中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但還存在很多問題,如“信息孤島”問題,“未形成常態化應用”問題等。在我來看,最大的問題是教育信息化應該以教育為工作重心,但目前而言,信息化為教育帶來的影響和改變還不夠。

  “信息孤島”問題的背后是信息技術是在“點”上發揮作用,還是在“面”上發揮作用的問題,如果僅僅是根據各個“點”上的需求實現一個個系統,而不是充分利用信息技術特點從跨部門、跨流程的角度來思考、重構業務流程,“信息孤島”必然長期存在。

  另外,在疫情期間,部分場景下信息化技術的應用也并不順暢,其原因可能是沒有形成常態化使用,沒有把教育信息化作為改變當前教育,提升管理效能的常態化手段,只是局部性地利用信息技術解決了一些問題。

  教育信息化應該是教育和信息化的深度融合,理想結果是二者合為一體。所以從這種合二為一,重構流程、重塑模式,并形成常態的角度而言,目前的信息化工作還遠遠不夠,包括對教育教學、教育管理等各個方面的改造還需進一步加強和提升。

  面對新時代、新形勢,以及日新月異的新技術,為什么教育信息化依然沒有產生突破性的進展,像互聯網行業一樣形成新的形態?原因同樣在這里,新的技術出現之后,如何讓新技術和教育教學深度融合是關鍵的一步。

  《中國教育網絡》:在諸多挑戰中,您最重視的是什么,應該如何改變和治理?

  沈富可:目前我最重視的是如何實現融合深度的目標要求。針對此,需要做好以下幾項工作:

  首先,要關注信息化部門的團隊建設,應該由什么樣的團隊來應對這些挑戰?當前的信息化隊伍無論從體量上,還是從學科背景上,距離深度融合的建設目標都有所欠缺。

  其次,形成一種開放的、可持續的技術和管理相結合的機制。對于新模式的探索,不能只是信息化部門單打獨斗或自娛自樂。最終能夠逐步實現由不融合到淺融合,再從淺融合到深度融合。這個過程需要根據學?,F狀進行深入研究,其中既有技術方面的工作,也有管理方面的工作,需要一個體系機制來解決。

  第三,將新技術與教育教學中師生的需求結合,形成落地的設計,并將這些嘗試打造成各個學校的參考模板。

  此外,還要加強教育信息化理念建設,包括學校決策者、職能部門、IT部門,以及師生員工各個層面上的理念變革。只有厘清信息化的實際情況,然后在整個生態中分別找到自己的位置,并勝任各自的角色,才能最終讓教育信息化這盤棋活起來。

用戶期盼深度融合的常態化

  《中國教育網絡》: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十三五”高校信息化發展情況,您會如何總結?

  沈富可:如果用一句話,我這樣總結“十三五”教育信息化的情況:轟轟烈烈的教育信息化,略帶遺憾的信息化教育。我不是強調“教育信息化”和“信息化教育”的區別,而是強調用戶期盼的是一個深度融合的常態化結果。

  信息技術與教育教學、教育管理的融合其實也是教育信息化2.0所提出的目標和要求,但二者目前對于高校而言都還有所欠缺。教育行業在“十三五”期間做了大量的嘗試,例如智慧校園、智慧教育等。

  此外,我們欣喜地看到,教育信息化建設的主體逐步從單一的信息化部門走向了多元化。包括網絡學院、教務部門和人事部門等職能部門也變得非常積極,在整個信息化推進過程中發揮了很大作用。

  但與此同時,“十三五”期間的最大遺憾是:職能部門的參與可能還不夠。希望今后信息化部門和職能部門的合作可以達到親密無間的狀態,實現百花爭艷、百家爭鳴。

  《中國教育網絡》:當前,海南師范大學“十四五”期間信息化的戰略重點以及發展藍圖是什么?

  沈富可:“十四五”期間,海南師范大學的戰略重點是如何讓信息化回歸到教學一線,以及如何通過信息化與教育管理的融合,來改變學校的管理和服務模式。這就需要確定好參與主體,在面向教學方面將學院老師作為主體;在面向管理方面則由管理部門、業務部門,特別是學校的發展改革部門作為主體。

  同時,信息化部門應該逐步做到有研究的指導,并實現技術轉化的職能。一方面,教師作為主角,需要去探索;另一方面,信息化人需要在了解教師、業務部門需求的基礎上,從技術角度對其形成引導和指導。信息化部門怎么教、怎么學、怎么管、怎么服務都要結合學校的實際情況進行研究,在研究的基礎上探索實現。

  在這個過程中,我認為可以借鑒互聯網企業的發展模式,比如“互聯網+金融”,從技術角度形成新的模式,從而產生顛覆傳統的效果。

  我們希望通過“十四五”的信息化建設,形成與學校實際相結合的新教學模式和新管理模式。比如教學資源,教育教學數據,能做到開放,或者說有授權保護前提下的開放。

  最終讓教育評價的第三方或學習應用的第三方可以有序地參與進來,實現校內信息平臺和社會平臺之間的互聯互通。這才是“教育信息化2.0”所提出的“互聯網+教育”大平臺,即實現高校平臺、社會平臺和第三方平臺的打通。

  《中國教育網絡》:您如何看待高校信息化的“詩和遠方”?

  沈富可:總的來看,我非??春酶咝=逃畔⒒那熬?。但高校信息化需要一個對深度融合進行艱苦探索的過程。這個過程沒有統一的模式,有些學校以信息化部門為主導,帶領其他業務部門一起發展;有些學校是發展規劃部門牽頭,帶著業務部門和技術部門一起往前走。

  要實現“詩和遠方”,就要在理念上有所提升。這就意味著信息化部門需要與其他業務部門協作,共同解決如何在物理空間和數字空間兩個維度中辦好教育的問題。

  總之,理想的信息化不僅是一種手段,也不僅是為個別人提供方便,而應該是解決信息時代“重塑教育”、教育數字化轉型的最佳方案。

  作者:鄭藝龍

  責編:項陽


  (本文轉載自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

打印此頁】 【頂部】 【返回
博雅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