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x7br"><var id="tx7br"><ins id="tx7br"></ins></var></sub>

    <sub id="tx7br"></sub>
<address id="tx7br"><listing id="tx7br"></listing></address><address id="tx7br"></address>
    <form id="tx7br"></form>

<sub id="tx7br"><var id="tx7br"><ins id="tx7br"></ins></var></sub>

<form id="tx7br"><nobr id="tx7br"></nobr></form>

<address id="tx7br"><dfn id="tx7br"><mark id="tx7br"></mark></dfn></address><sub id="tx7br"><dfn id="tx7br"><mark id="tx7br"></mark></dfn></sub>

<address id="tx7br"><listing id="tx7br"></listing></address>
陳文智:高校信息化應推動大學實現無邊界觸達
發布者: 陳梓康 更新日期: 2021-04-27 訪問次數: 10

  很多人說,現在是信息化發展最好的歷史機遇期,是信息化發展的又一個春天。關于高校信息化的未來,每個高校信息化人都有很多理想。機遇固然重要,但最終還要依靠所有高校信息化工作者的努力,認真做好信息化的分內事,才能贏得師生的尊重、關注和支持。高校信息化建設,既要有“詩和遠方”的情懷,也要有關注當下的擔當。

  關注當下,我們會發現,高校信息化建設存在著不同層面的問題。

  回顧歷史,五個問題“老生常談”

  高校信息化建設中,有很多問題長期存在卻沒被發現;或者已經被提出了,卻沒有獲得太多關注,總結下來有以下五點。

  第一,高校信息化建設的體制機制不健全。體制機制的不健全體現在三方面。

  一是高校信息化定位不清楚。信息化到底是服務,是支撐,還是引領?信息化部門是只做應用,還是應用和研究結合在一起?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信息化的定位不同,首先學校對信息化的支持就會不一樣,高校信息化工作者能夠發揮的作用,以及資源的調度能力也會大不相同。

  二是高校信息化部門的功能不盡相同。比如網絡建設、信息系統建設、教育技術建設等,有的高校將這些功能結合在一個部門,有的則是分離的。這些部門職責的分分合合,對各高校處理大的泛信息化領域里的事件,會產生不少影響。比如疫情期間的“停課不停教、不停學”實踐,需要暢通的網絡、支持直播錄播的智慧教室、穩定的在線教育平臺,這就需要網絡、信息系統、教育技術等各方面的支持。

  三是高校信息化工作存在職責不清之處。比如,有的高校有信息辦,有的則沒有;有的高校有分管或者專管信息化的校領導,有的則沒有。高校的信息中心或網絡中心一般是信息化建設的主力,在信息化建設機制不健全的情況下,中心的主任就經常要既做“裁判員”,又做“運動員”;既要做規劃,又要做實施,還要做驗收。這種身份切換對信息化部門負責人的要求比較高,做得好暫且不說,如果做不好就會造成職責不清,權責不明。

  第二,高校信息化評價體系和激勵體系不完整。正是由于信息化的定位不清,高校對相關部門的評價體系往往不夠完整。盡管相關的信息化評價指標體系陸續出臺,但高校管理部門卻往往不知道如何去響應,并給予信息化部門更多支持和指導。激勵體系也是如此。疫情之前,人們對高校信息化部門的印象是模糊的;疫情期間,信息化獲得前所未有的關注,大家都開始認同信息化工作者的貢獻;而令人擔心的是疫情過后,人們會“好了傷疤忘了痛”,沒有完整的評價和激勵體系,高校信息化工作的價值就難以評定。

  第三,高校信息化隊伍的建設不全面。隨著信息化的技術發展日新月異,信息化領域的工作者會面臨技術的脫節、落后,人員隊伍可能會跟不上技術發展的潮流。部門管理者和一線二線人員,一線和二線人員相互之間等銜接也會面臨困難。此外,信息網絡中心是以開發為主還是以管理為主,以自主開發為主還是跟社會第三方合作開發為主,也一直是困擾信息化隊伍建設的難題。信息化人才隊伍建設包含核心層、緊密層和松散層(社會合作)等幾個層次,如何讓不同層級的人員做到雙向流動和遷移,讓合適的人能站到合適的崗位上,可能是高校信息化隊伍建設面臨的共性問題。除此之外,從全國高校的層面來看,信息化人才培養需要更全面的交流、培訓體系,包括信息化管理、開發、技術等各方面人員,都需要更多相互學習、交流的機會,這對隊伍建設和人才培養至關重要。

  第四,高校師生的信息化素養仍需提升。疫情之前,不少老師從未上過網課,甚至可能連PPT都沒制作過。而疫情期間,師生信息化素養和技能的缺乏尤為凸顯,讓人們意識到信息化不僅需要做好系統和網絡。用戶,也就是師生信息化素養的提升也同樣重要。目前,不少高校成立了教師發展中心,注重培養教師的信息化技能。

  第五,高校數字基建不夠扎實。高校信息化建設由于歷史原因,往往存在以下幾個“重一頭、輕一頭”現象。一是“重建設、輕應用”。比如建網絡,只管建了多少帶寬,卻不管網絡如何去使用。二是“重單一應用,輕相互融合”。各部門只從自己部門的角度出發建設系統,跟其他部門和學校的系統融合卻遠遠不夠。三是“重功能,輕數據”。系統建好了,職能部門往往更重視系統的功能是否強大,使用是否便捷,卻往往輕視系統數據的收集、系統之間的數據流通。當然,數據打通之后,如何進行管理流程再造,也非常重要。

  新時代,面臨五個新挑戰

  面對新時代、新形勢、新技術,高校信息化又出現新的問題和挑戰。當然,新問題往往也是老問題在新時期的不同體現,我們換個視角去看,可以將新的挑戰概括為五個“He”:人和、整合、融合、動核、親和。

  第一,當前高校信息化建設的主要矛盾,是師生對信息化日益增長的體驗需求和高校所能提供的信息化服務遠遠不夠這兩者之間的矛盾。概括起來,就是“人和”,要以人為本。

  第二,數據的“整合”,打通各系統的底層數據。

  第三,系統之間的“融合”,理清各業務系統的邏輯性,將系統功能更好地融合。

  第四,“動核”,即“核心動能”,是指在新時代,如何更好地發揮信息化的智能性。

  第五,新時代的信息化建設,一定要具備開放包容的生態,也就是“親和”。

  “數字化代差”突出,阻礙高?!盁o邊界觸達”

  對高等教育和高校而言,“邊界”廣泛存在。教和學之間,管理和服務之間,師生及行政人員之間,建筑物之間,都存在著邊界。邊界的存在意味著阻礙和屏障。實際上,在高校信息化建設的眾多問題中,比較突出的也正是傳統模式和新型模式之間的差距,這些“數字化代差”的存在阻礙著高等教育的無邊界觸達,可以歸納為以下四點。

  第一,以自建應用系統為主的傳統的高校信息化和以云計算為代表的數據科技的發展之間,存在一定的差距。

  第二,以經驗判斷為基礎的傳統的治理決策和公共服務體系和以大數據為基礎的精準的數字化治理,存在一定的差距。傳統的經驗判斷是一種感知型、試錯型的管理模式,決策的不確定性,很容易造成資源浪費,師生的訴求如果得不到及時反饋,也會產生負面影響。

  第三,傳統的規?;虒W的人才培養模式和以人工智能為基礎的精準的個性化教育模式,存在一定的差距。在傳統的高校教學中,很難做到“因材施教”;同理,對老師的評價,也很難做到全面。

  第四,傳統的科研模式,和網絡協同、可溯源、多學科交叉融合的新型科研模式,存在一定的差距。傳統的學術交流,往往只停留在開研討會、發表論文、或郵件通信的方式,相互的了解溝通十分有限;而用信息化手段打造協同科研的工具和平臺,是新型科研的方向。

  那么,如何改變現狀、彌合差距?這需要很多辦法來解決,簡單來說,就是要突破“邊界”,通過數據驅動來實現無邊界觸達?!盁o邊界觸達”必須是雙向的,在人才培養中,受教育者和教育者之間相互觸達;必須是直接的,間接的觸達意味著信息的損失和反饋的滯后;必須是可信的,即需要對觸達全過程加以監督反饋,最終確保觸達可信。

  浙江大學:“十四五”將升級“五大空間”

  “十三五”期間,浙江大學主要實現了以“網上浙大”為核心的,包含四大場景以及五大空間的信息化體系。2017年,“網上浙大”啟動建設?!熬W上浙大”概括起來,就是“一切業務數據化”。通過對其他高校、企業的經驗學習,我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做事,在基礎設施、人才培養、資源拓展等方面都取得了不少成果。比如基礎設施建設方面,云平臺的建設、端的建設、中臺的建設,都按照整體規劃,以上率下,再橫向擴展的模式推進。

  “十三五”期間,疫情可以說是浙大信息化的一個“機遇”。以2020年初的疫情為分界點往前看,比如“學在浙大”平臺在2019年11月發布,“浙大云”在2020年1月發布,“浙大釘”在2018年5月發布。這些信息化平臺的構建為疫情期間的應用打下了良好基礎。

  疫情期間,學校所有的業務都上云,所有的應用集中在一個端,所有的網絡都進行統一的管理,這幾個基礎平臺發揮了巨大作用。誰都沒有想到,此前默默推進的信息化工作經過整合,在“抗疫”的特殊時期重要性凸顯??梢哉f,這是“十三五”期間最令我們感到有成就感的事,我們體驗到了習近平總書記所說的“功成不必在我”的精神境界和“功成必定有我”的歷史擔當。

  目前,浙江大學的信息化“十四五”規劃正在緊鑼密鼓的編制當中,其規劃重點是:“十四五”期間,將以“網上浙大”2.0、新的五大空間繼續支撐學校事業發展。

  第一,“網上辦事空間”升級成“現代治理空間”。從原來的校務服務改造、協同辦公改造,到“最多跑一次”改革,再升級成“最多找一人”改革,從數字化轉型進入到數字化改革的新階段。其中,“四個一”工程是近期學校為實現現代校務治理提出的新項目,以“入職一件事”、“入學一件事”為抓手,最終建成“一庫一表一平臺”技術支撐體系。

  第二,“在線教育空間”升級為“教育教學空間”。教育教學空間將由原來的在線教育,擴展為支持線上和線下,面對面和混合式教育;由原來的支持本科,擴展為支持研究生、支持繼續教育等,打造全方位的學習空間?!皩W在浙大”教學平臺在疫情期間支撐了學校正常教學工作,成效顯著,“十四五”期間將繼續推進,實現規?;逃c個性化人才培養的有機結合,擴大內涵,輻射社會,進一步打造“學在浙江”、“學在中國”。

  第三,“學術科研空間”升級為“科研創新空間”??蒲袆撔驴臻g的目標是打造科研的新生態、新組織和新模式。具體來說,我們希望打造科研協作的大平臺,整合提升科研信息化工具,提供科學軟件的共享,以及科學數據的分析和積累等服務。同時,科研創新空間還將和“揭榜掛帥”制度掛鉤,將學校和企業、社會的資源聯通。

  第四,“個人信息空間”升級為“學科發展空間”?!笆奈濉逼陂g,我們將重點關注信息化如何更好地支持學科發展,包括打造學科專家庫、支持人才引進、支持學科數據決策等。

  第五,“信息發布空間”升級為“全球開放空間”。浙江大學和其他高校一樣,目前面臨著“兩局一窗口”(“百年變局”“戰略全局”和“重要窗口”)的責任使命。在全球治理層面,要把握“百年變局”,構建疫情時代人類命運共同體;在國家治理層面,要胸懷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戰略全局”;在省域治理層面,努力成為新時代全面展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重要窗口”??偠灾?,面對全球開放的大格局,高校信息化有責任,也有義務去搭建更好的橋梁通道和技術環境。

  (本文轉載自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


打印此頁】 【頂部】 【返回
博雅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