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x7br"><var id="tx7br"><ins id="tx7br"></ins></var></sub>

    <sub id="tx7br"></sub>
<address id="tx7br"><listing id="tx7br"></listing></address><address id="tx7br"></address>
    <form id="tx7br"></form>

<sub id="tx7br"><var id="tx7br"><ins id="tx7br"></ins></var></sub>

<form id="tx7br"><nobr id="tx7br"></nobr></form>

<address id="tx7br"><dfn id="tx7br"><mark id="tx7br"></mark></dfn></address><sub id="tx7br"><dfn id="tx7br"><mark id="tx7br"></mark></dfn></sub>

<address id="tx7br"><listing id="tx7br"></listing></address>
高校如何設計教育信息化績效評估方案?
發布者: 陳梓康 更新日期: 2021-03-29 訪問次數: 10

管理大師德魯克曾經說過“無法度量就無法管理”,強調了績效評價對企業管理的意義。據文獻調研,針對教育信息化的績效評估,國內外均有研究及應用案例。

  從時間上,國外歐美國家要先于國內,2000年美國 NCREL (North Central Regional Educational Laboratory) 與NCRTEC (North Central Regional Technology Education Consortium)合作開發了enGauge教育信息化評估工具,美國教育技術CEO論壇開發了StaR教育信息化評估工具,英國的教育通訊和技術署于2006年3月發布了SRF The Self-review Framework評估,2009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在《教育信息化評估指南》報告中提出了教育信息化水平評估概念框架;國內開始于2003年,其后10年有5個國家級課題和1個部級課題支持教育信息化評估研究,分別在2006年和2011年達到研究高峰,由復旦大學主研,聯合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南京大學、中山大學等17所高校共同參加了“中國高校信息化指標體系研究”項目,課題組于2007年12月,給出了現行的官方版高校信息化評價指標體系。世界各國非常重視教育信息化評估實踐,國內關于教育信息化績效評估研究相對較晚,但也已有相當數量的評估體系研究和實踐活動。從2004~2014年期間我國教育信息化績效評價研究方法運用情況來看,盡管研究方法多元化的趨勢是令人欣喜,但大多數是相鄰學科知識方法應用領域的拓展,教育信息化績效評價研究自身的方法論遠未完成。

  本文將聚焦在教育信息化績效評估中容易造成的說服力不足、可信度不強、操作困難等方面問題,給出一種評價方案設計方法,并以浙江大學實踐為例進行方法應用說明。

問題與設計

  當前在評估工作中,存在的主要問題不是指標體系有沒有,也不是定性方法、層次分析法、數據包絡分析、主成分分析法、數學模型等研究和分析方法選取的問題,而是評估的說服力、可信度、可操作性問題,即評估所得出的結論和評估目標是否一致,是否對問題具有說服力;結論和主體感受是否相一致,可信度有多大;結論能否聚焦到具體問題,對信息化工作改進是否有明確的指導作用,變成日??刹僮鞯氖马?。為了解決這些問題,通過分析,我們發現需要建立一個評估要素模型來綜合評估的各方面因素,以方便評估工作開展。

  評估不僅是對結果、效益的反映,也是對組織信息化戰略實施過程的檢測,發揮著導航系統的作用,基于高校普遍的信息化組織體系,從主客體關系看,我們把參與學校信息化建設和信息化應用的個體和組織,根據角色劃分為投資者、生產者、消費者,投資者主要是學校,因為高校信息化經費來源主要是學校經費投入,生產者是承擔學校信息化建設工作的職能部門,一般是信息中心、現教中心、信息化管理辦等相關機構,消費者是體驗信息化應用的師生用戶和實驗室、院系機關等部門??紤]到評估會涉及到成本、周期等方面,結合高校的一般做法,我們選取項目作為三類角色的共同焦點,構建如圖1的以人為本的評估模型:


圖1  信息化績效評估模型
 

  生產者和投資者之間主要的關系是經費,投資者通過對項目投入經費,由生產者負責項目的建設和服務;生產者和消費者之間主要的關系是應用與服務,生產者通過項目建設和服務建設,向消費者提供成果,為師生消費者解決日常教學(學習)、科研、管理、社會服務等日?;顒又械男畔⒒瘧煤头?;投資者和消費者之間的主要關系是運行成本與效益,投資者希望消費者通過消費信息化應用和服務,獲得日常運行成本的降低和整體工作效率的提升,同時帶來額外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當前主要反映在互聯網+所帶來的價值。

  理想的情況是,在我們啟動教育信息化項目的同時,應該配套有專門的評估方案,以便對其效益進行評估,并及時對項目作必要的調整。通常情況下,評估工作需要包括四個組成部分:首先是評估維度的選取,其次是評估指標體系的制定,評估數據的獲取以及評估工具的支持。由于評估工具的建設不存在技術瓶頸,所以不在本文論述,我們重點考慮前面三個方面。

  評估維度選取

  評估維度的選取跟評估目的緊密相關,國家層面通常以精準衡量教育信息化發展水平,促進科學決策,輔助教育信息化政策制定和實施過程為目的,吳邸團隊借鑒《教育信息化十年發展規劃(2011—2020年)》宏觀發展指標,并經過多年的反復檢驗與不斷修正,構建了一套適用性強的評估指標框架,評估指標框架包括基礎設施、教育資源、教學應用、管理信息化、保障機制五個維度,這類評價對維度的選取面面俱到,囊括信息化的建設和應用情況。

  研究機構層面,更側重于信息化對教育所形成的結果及影響,如“ICT促發展伙伴關系”聯盟,在2005年開展了一項針對發展中國家的研究,以ICT對學生學習能力與成績的影響、監控與評估、教育公平、教育投入、教育規劃和實踐、具體教學工具、教師教學、內容與課程、教育和學校政策等視角對ICT在教育中的應用進行評價。2009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在《教育信息化評估指南》報告中提出了教育信息化水平評估概念框架,主要由6個要素組成:學校、系統、教師特征、ICT教學實踐、學生特征、學習成果。王河堂從服務于高校人才培養、科學研究、管理和服務等方面給出了其高校信息化績效評價體系。

  總體上,信息化評估的目的從衡量角度主要分為水平性評估和作用性評估,水平性評估多用于投資方或政策制定方對信息化整體能力的掌握,作用性評估多用于交叉學科研究,在于發現事項發展的影響因子,從而指導相關布局作出合理調整。通常情況下,水平性評估和作用性評估會同時需要。

  評估指標體系制定

  評估指標體系的制定依賴于評估目的和維度的確定,一旦評估目的和維度確定,可以從水平性評估和作用性評估兩方面制定相應的評估指標。水平性評估指標一般為成果性描述,如在基礎設施維度,反映基礎網絡建設水平的指標,可以包括校園網出口帶寬、校園網主干帶寬、桌面帶寬、無線網絡覆蓋面積、無線AP個數、機房達標等級、等建設成果類指標。作用性指標一般為應用成效性描述,是成果被使用后所發揮的作用,如人均帶寬、無線超并發掉線率等應用性指標以及用戶滿意率等主觀性評價指標。

  評估數據獲取

  評估數據的獲取依賴于評價指標體系,評價指標可以分為主觀性指標和客觀性指標,從數據獲取方式看,主觀性指標最常用的數據獲取方式是調查問卷,在歐洲,電話訪談也是常用的方式,客觀性指標一般可以從信息系統直接獲取。從數據狀態看,有過程性數據和結果性數據,過程性數據包括各類用戶行為日志、網絡日志等信息,結果性數據一般為統計結果。評估數據的質量保證是數據獲取環節的重點,因此評估數據獲取不是簡單的從數據源頭導入數據,必須對數據的語義、格式、合規性、合理性等進行預處理和評測。

評估要素模型應用

  下面以浙江大學信息化建設項目的成效評估為例,進行模型的應用。本次評估是學校信息化建設的自我評估,目的在盤家底,通過盤家底發現薄弱環節,從而分析并指導“十四五”規劃的制定。

  基于上述目的,我們以項目為單位,分三步開展工作。第一步,從水平性評價和作用性評價兩個維度給每個項目制定一套評估指標,而項目所屬的分類就是整個成效評估的一級維度,根據“十三五”規劃,學校把信息化建設劃分為五大空間,分別為網上辦事、在線教育、信息發布、學術資源和個人信息。因此,對項目的評估實際上是對信息化支撐學校辦學核心業務的能力評估,能夠回應投資者對經費使用效率的滿意度,也能夠反映師生消費者對信息化應用服務的滿意度。

  為了提高工作效率,我們制定了如下的項目績效評估指標收集模板:

  指標項需要根據評估目的和項目特征進行提供,另外增加了時間維度和人的維度,根據學校角色,把人細化到學生和老師,組織機構細化為學校和學院兩層,加入人的維度是考慮到師生信息化建設的消費者,成效最終要體現出為師生帶來的利益,是作用性指標的一種體現。

  以“學在浙大”教學平臺為例,部分指標定義如圖2。


圖2  指標定義

  第二步,根據第一步的指標定義收集數據。由于指標來源于實際的信息化項目,收集數據在技術上不存在難點,通過數據交換中心即可解決,問題主要出現在項目實施之前沒有考慮到評估的需要,系統沒有記錄相關的數據,或者記錄不全面。因此,理想的情況是,在我們啟動教育信息化項目的同時,應該配套有專門的評估方案。針對數據不全的狀態,擬通過系統優化、系統改造等方式逐步完善。

  第三步,通過大屏等方式呈現數據,能直觀反映信息化績效評估的全貌。我們將項目評估信息投影到經費,可以反映出投入產出比,方便學校經費主管部門了解經費的作用;將項目評估信息投影到師生消費者,可以反映師生對信息化的獲取感;將項目評估信息投影到生產者,可以反映信息化建設的工作效率和效益。圖3是反映師生信息化獲取感績效評估的“福袋”。


圖3  信息化年度數據賬單

  信息化績效評估工作是一項長期、動態的工作,更是系統性的工作,本文僅提供了一種正在實踐中的評估思路和方法,希望隨著評估工作的深入,真正帶動以評促建,帶動信息化項目建設的規范與高效。

  作者:謝松山、丁浩然、趙亞萍、張紫徽(浙江大學)

  責編:項陽

  (本文轉載自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


打印此頁】 【頂部】 【返回
博雅棋牌